诗同仁|十一月诗会

诗同仁2019-08-19 12:52:53

——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可快速关注 ——



重要启事


亲爱的同志们,本次诗会收到作品44首。诗会规则如下:

一、继续实行以前入围制。第一轮,每人选出自己心中的前十名,把相应的号数通过微信私发给统计者康雪。投标格式:张三:1、2、3。

二、还是老规矩不能投自己。第一轮投票结束时间为11月23日晚上20时。请大家抓制时间认真阅读,遵从内心,庄重投票。

三、外面的诗人也可以选自己最喜欢的诗留言。


诗同仁编委会

2016、11、20



1.睡姿

?

他有胃病

受不得凉

在信中

他不仅一次地

提到这一点

他习惯于搂着睡

臀部紧贴肚腹

不欠着一丝间隙

如同扉页与目录

有的章节旧了

裂了 掉了

而它们依然完整

他不仅一次地

谈及过这一点

每晚入睡

她都会朝里

空出外面的位置

自然而然地翘起

摆出那个无关爱情

有关曲线的睡姿?



2. 九支歌


嗯?

嗯。


啊啊啊啊啊

嗯嗯嗯嗯嗯


啊,啊啊,啊啊啊

嗯,嗯嗯,嗯嗯嗯


啊!

嗯。

嗯。


嗯……


*注:《九支歌》为一部英国情色电影。



3.给细草的一封信


匪夷所思。我该如何描述

这些闪烁的露珠,透明的星星,蜜糖般浓稠的泪


噙着耳垂,你唤:朵,朵儿

不要停,这来自子夜的毒药,魔咒,蛊


美妙的幻觉仿若来自云层深处

多好,你近在眼前。你会从称谓读起:亲爱的闪电

你读——


“哦,春天。喜欢你

手指嫩绿,在肤纸上弹奏”



4.鱼,或者火焰


火焰还没有熄灭。所有的窗户都开着

我不该在此时,想起豹子、海豚

羽翼丰满的鸿雁

这小雨淅沥的夜晚

仿若旧梦。枕边的桃花落了

那么多的好时光已被辜负

哦,我们得趁着东风十八度

到水里去,到水里去

我们多像两尾不知疲倦的鱼

自始至终

都湿漉漉地纠缠在一起



5. 糖

?

十月一号,陈子明结婚

他问我,会不会结得太早

?

他的未婚妻,是我同学的妹妹

她们姐妹,一样的美

就像校园里的两朵小白菊

?

那时候,我们都还小

那时候幻想的爱情

就像,罐子里的糖

?

妈妈锁在柜子里的糖

如今,要被陈子明

舔一口?



6. 两道伤口


她的双腿间有一道绽放的裂口,

她的下腹部有一道缝合的裂口。


进入她的时候,她开花的声音

使她更像一个女人。


而另一道伤口伏在那里,

像一件瓷瓶上的裂纹。

她问他:“你爱我吗?

还是怜悯我?”


在她光洁的小腹上,他抚摸着它。

这宿命的印记,这生与死的线索。

这广阔世间

一条孤独的道路。

什么在散去?什么又被长久地封存?

——他们在这儿重合了。他深入了它。


他的每一步都在翻着它的苦楚,它的根源。

爱敞开着,“而你在把我收紧。”

他念着她的名字,空气里回响着经年的过往。

在一条无望的隧道中布下脚印和花瓣。



7.亲爱的,蝴蝶只向花蕊里探寻流水


亲爱,我在一首诗里受难。?

此刻,?

蝴蝶还没有诞生。老虎金黄,细嗅月光。?

我想告诉你,?

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

乃是鸽子、小羊和香柏树?

在我身体里活着。?

我要背起十字架,?

进窄门、窥视天使的狂欢和盛宴。?

亲爱的,?

通往天国的奥秘?

就像是蝴蝶在花蕊里探寻流水



8.白马王子

?

骑上去的时候,大风吹落了马鬃

只有摇晃的长发,盖住一只眼睛

像窗外的冬天,一匹白马,膘肥体壮

只等我轻轻晃动,马儿就会跟着响鼻的声音

跑出整个冬天的地域

仿佛我骑在冬天的身上,然后沉积在无边无际

“快了,快了!”

用不了多久,只要我轻轻的抚摸

这么多年骑过的马儿,又像遇到了新的主人

?


9. 捉鹿记


那年我跃上鹿的美丽弧背

森林里的干枝被踩得咔咔作响

孤独且惊慌的鹿,我绕住她的脖颈


那年我被一头年轻的鹿载着

在奔跑中领悟着快和慢、拒绝与接纳

前进或后退,直至前路已杳


悬崖边静水流深而珠玉垂落

含羞草张了又合,多年的鞭子

甩出声响,深谷亦将信将疑


时间旋转,森林多么迷乱

我清晰看见幽冥光线中杂乱蹄印

像那躲藏的欢喜,经历着无处可逃


多年后我记下:夜晚的荆棘将我割伤

月光荡涤苍穹……我平静地进入

未知的空旷,她消失于弯曲的地平线



10.经典


我的邻居大狗,早年在生产队开拖拉机

后来开解放牌大货车

再后来,大狗带着一家老小去了省城南京

我就没有见过他了


大狗教导我们,找女人,要找肥胖的

大乳房,大屁股,趴在她身上就像趴在面包上,又松软又舒服


相比之下,趴在瘦女人身上,就像身下

放了一块砖头,会硌死人的


时至今日,想起大狗,大家还是认为

他说得对,说得好,是真正的大狗式经典?



11.嗯


做放牛娃的时候

就熟悉了一头牯牛爱上母牛的样子

后来娶了媳妇

她爱他的时候恨他的时候

他巴心巴肠干一件事的时候

她都会骂他像一头牯牛


她一骂,他心里就糯滋滋的

她不知道,在绿茵茵的山坡上

她已经变成了

毛光水滑的小母牛



12.甜蜜的经筒


允许你温柔地呵气,用手指

轻轻点醒花朵

允许你看着它打开

露出长长的睫毛

允许你说:黑夜是甜蜜的经筒

允许你做一个采蜜人,跪地

或者匍匐

允许你像一只昆虫

摇着天线……

——花萼的幽火

就地点燃……哦,哦

允许你野蛮,将黑

陷入更黑;允许你让一朵花

瘫软,闪电的

余悸深深地垂在花蒂



13.男人,我们要了你

?

在卡图马族的甘薯节

收成越好,女人们越兴奋

她们在这个节日,在她们的领地

设置路障,把闯入禁地的

男人拦住,剥光他的衣服

推倒在地,一个接一个的女人

与他发生关系,如果有男人

激怒了我们,我们就强奸他

这是她们强奸的口号

据说很少有人能逃脱

光棍节看到这个消息,是一件

多么鼓舞的事,换做是我

不但不想逃脱,还会主动

去接受,但有个问题

始终不明白,如果事情

发生在我身上,如果强奸我的

那个人,没有刷牙

或者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是坚决不会同意的,即使

要强奸,我的某个部位

也不会同意,这是没有

任何办法,可以解决的事

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世界上

这么好的事情,是虚构的

因为实在是,经不起科学分析



14. 打铁

?

你风箱一样

在我耳边

说着情话

每个字都光溜溜

透着新鲜

胸腔一团火

升腾上窜

同样飞腾的

还有腰间这三尺铁

红肿不安

你是主锤师傅

技巧熟练

用最丰盈的水

将生铁般的硬

淬火成

绕指柔的软



15.穿过漫长的隧道


不再纠结于

“阴道是通往灵魂的捷径”

或者“阴道是通往爱情的捷径”

因为你我知道:

阴道是通往性病的捷径

而我们——都是病人

与世界赤裸的交媾时

感染了无法治愈的疾病

昨晚,我们手握星子

翻滚在洁白的床单,用阴茎,阴户

开启了一次对世界的疯狂思考

沉重的喘息,超度着沉重的生活

然后疲惫地睡去,用梦魇

迎接黎明的霞光,晨勃的喜悦

而此刻,列车正喘息着

穿过漫长的隧道,亦如昨晚

我碾压着你玫瑰的伤口?



16.今天好饿


奇怪的是,她发现今天的菜市场

走动的男人比以往多

奇怪的是,一个小男孩走过来

她被他手上膨胀的透明气球所吸引


奇怪的是,她第一次主动

走向那个男人的摊位

买了根最大的黄瓜


在迷人的黄昏,她急急地回家做饭

好像马上就有客人登门

好像在外地打工的丈夫终于回来

用饥饿的目光看着她



17. 金莲


你是我的肉

你是我的血

你是我的胁骨

一根竹杠打出了今生的缘

想那红尘万丈

不过而而

金莲

隔河遥望的

秋水已断

奈何桥头

只等你鸳鸯帐里

一夜的缠绵?



18. 花间集注

?

上弦月,我在上面

下弦月,你在上面

这绝对是一个落魄文人的性幻想

而镜子患了呼吸急促症

黄金在天上舞蹈

银河啊银河

我爱上了色情

在发黄的典籍里

我发现体位的变异只有两种

一种是穷人的

一种是富人的



19. 喝酒归来


喝酒归来,经过那家保健品店时

我看见一个大约五十来岁

头发有些花白的男人

贼一样,在店门前徘徊


这个五十多岁还不算老的男人

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难道是为了找回一点自信?

午夜的街灯有些鬼魅

将他的背影照得弯弯曲曲


我想他一定也看见了我

或许他正对我的年轻羡慕不已

但他永远不会知道

我这个三十多岁还孑然一身的男人

在经过他的那一瞬

也下意识地将双手插进了裤兜

摸了摸自己冰冷的下体



20. 春天来了


我嗅到了她淫荡的气息。我推开门窗

探身张望。这春天——

让我像情窦初开的少年

坐于课堂,女班主任在黑板上

写划着什么,她的背影

总让我迷乱于一片摇荡的旌旗,神情恍惚,想入非非?



21. 夜来了

?

夜来了。榕树下哭泣的姑娘

爱情如空洞的床单,已没有前途

来吧,跟着我回家

洗净你的身子

我们到床上去,把自己交给灵与肉

让欢愉的声音成为

压倒一切声音

?

夜来了。亲爱的姑娘

只有你的乳房、脚趾、气味是真实的

只有做爱不需要要义,不需要主题

我只想进入你

趁你还没枯萎

趁我还有力气

?

夜来了,亲爱的姑娘

我们从床上到地板,再到餐桌

在尚未绝望之前,用爱意,用微弱的体温

用蜜糖,用刀叉,用斧子,耐心地

一口一口将对方

吃下



22. 钥匙


他是一个好的匠人。他分走我

妙不可言的黑暗

我也是

一个好的匠人。秋风扫落叶

一个颤抖,配一把好钥匙――最好的幸福啊

伴随绝望

太相爱的人,都是虚掩之门。



23. 我离不开我的枕头


我喜欢旧书

喜欢用钢笔写信

喜欢绿色的邮筒

喜欢在雨天

往山上走

白雾连绵的山岗

像你的乳房

我喜欢隔着衬衫摸你的乳头

我感觉我的手是婴儿

喜欢在雨夜

从后面进入

喜欢你的顽固

和早晨的坏脾气

我喜欢没有意料之外的生活

你永远在我的右边

我离不开我的枕头?



24.盘子里有几颗葡萄


想起夜,你可以想起一只打开的苹果

夜是藏在深处的果核

蚂蚁的睡眠躲在不为人知的背后


蚁穴深入大地,洞穴布满天空

当然,我会想起富饶、图案、丰收……

石榴是秋章的句逗


但夜,只能是葡萄,微红的,浑圆的,含蜜的葡萄

一颗。两颗。你还在循循善诱

“盘子里有一颗葡萄,又放进一颗”

“一共有几颗?”但我看见盘子在上下晃动?



25. 出轨

?

我不眠不休

我愤怒

我惊惶

?

你失魂落魄

你无奈

你逃离

?

我吃好睡好

我坦然

我前行

?

你漫无目的

你眩晕

你迷失

?

我特立独行

我微笑

我如故

?

你找回自己

你痛哭

你终于醒来



26. 青黄


沉像一帧工笔重彩

浮如一纸快意泼墨


早年,我青涩的唇齿触碰过你

不经意的涉猎被沦为惯常


细嗅与吮吸是多么贪婪啊

我们都勤于练习,并依赖着彼此


狭小的巷道,你已无处脱身

姑且顺从吧,我要将热情一泄而下


任爱欲翻云覆雨。由采撷

到浸淫,即便淡——也泊在手中?



27. 燕子不在身边的日子


一根香烟

准时点燃凌晨的两瓶

白酒

在一个男人心里

烧成灰烬

看他蜷缩在

黑暗中

对着天花板上残缺的

秘密

将手伸向私密处

上下套弄着

直到

满天星光?



28.为了忘却写下的十四行


十月十日

在一起

我比你矮

但我也没有抱着求你


你的老房子装修陈旧

水龙头漏水

在夜里

一滴一滴


月光从窗外洒进来

像银子,白花花的

我们静静躺着

没有去捡


因为知道,一切

都会失去



29. 醒


是嘴唇还是唇间的水润

是耳垂还是耳鼓

细软的绒毛

是环形指纹还是掌心

交错的路径,最先挣脱了黑

?

我不确定。但我确定

每天

我都会

摸到妊娠纹

在荒凉的小腹延伸

五个针眼,五枚肉质的钉

偶尔会疼会痒

会尖叫,也会呻吟

?

孩子,还有谎言

——你是我身体上盛开的花蕾

是迷路的星

你有明亮光滑的前额

粗糙的突起,和暗淡的凹痕。

?

我确定我醒了。荒草呀,流水呀

都在窗外的风里



30.颤动


整整两天,我都在思索

某种声音带来的幻觉

除了必要的走动

大部分时间静静地坐着

或躺着。不肯闭上眼睛

白炽灯比阳光还要白

背景墙,落地玻璃窗,花瓶上凸出的雕饰

都有暗自颤动的光

忘了关闭的流水

哗哗地流向低处

一个光洁的女人,她知道屋里

所有的细微之处,都开出了花



31.黑暗


把我留下来

正好是子夜时分

我和你

如此漆黑,如此

辨认不清

黑到肋骨,黑到莫名

黑到一丝无挂

黑到

粮仓的每一粒物质

被惊动,无存。



32. 失乐园


离婚后的王小萌

住在康宁街74号院

老旧的家属楼

还停泊在上个世纪?

其中一个房间

残存着爱情的肢体

红酒产自德国摩泽尔

经年酿造的苦涩

生长出翅羽

月光多么柔软啊

有人为之谱曲

而王小萌伏在明亮处

抗拒着地心引力

这让我想起了因泅渡

而抵达天堂的幼童艾兰?



33. 空谷

??

比雨落得更快,我通过

一场爱的抽离

进入,世界的反面


整座森林散发着铁腥之味

去敲陌生男人房门的幽灵,时刻准备上位的野心家

被意淫的妓女,厕所的痰盂

马路上廉价到被践踏的人民币

千千万万个你,照进我

未见光的秘密


而我,一直是孤独的弓箭手

与上帝通灵

却又向人间复仇

当我在谷底拉满弓弦

你又一次,将巨石

从山顶推下?



34. 在月光下做一场爱


月光照进了厅里

我们也去那里



35. 请勿打扰


喝酒前后,你是不一样的

比如容颜,梨花开成了桃红。

比如身体,有不一样的弧线,温度,柔软性,酸碱值。

而我,有一双不自禁的手,寻找

瓷器丝绸

山丘沟壑丛林和溪流

然后,停靠在一小块刺青上

摁住两只蝶翅。


今夜,风急难息,光浮帘摆。

那些闲置的露台,藤椅,茶几

有了低级趣味。

我依次按下四个琴键

听到哎哟,尖叫

与和声。

而窗外,海水微漾,皎月正悬。


珠峰每年长高0.3厘米,似是无碍。

我们星夜抵达,天亮后下山。?



36. 月亮出来了


老椰树白晃晃的

值班亭的灯白晃晃

对面阳台几件衣服白晃晃的

飞入空气的虫子白晃晃

最后一口烟白晃晃的

往卧室里走几步

今夜出差归来的女人

把床染得

格外地白晃晃?



37.小姐


那是一个将微观无限扩大的年代

那是一个。在一柄竹骨伞下,能装下乾坤的年代


而一场大雪

吞下的

只是被红灯绿酒剔下的鱼骨


一个被装在乌木盒子里的女人,她被精心包装过,从锁骨到胯骨。在这个国度

诗人称它们为:美。

宫廷画师深夜持灯,在年轮里为花朵润色。


而圣人。跟他的弟子们谈论“写意”

和“教诲的奥秘”。而“她”,喜欢阅读,各种花卉最为细小的部分。她开始在橘黄的灯光下为客人朗诵


“沿着石阶扶摇而下的君主

他的本意,要告诉月亮,行走人间的正确姿势。”



38. 平原上的欢乐

?

当他驱赶走穿着雾霭的群山,又一片清晰的平原

出现在眼前,被他标识为快活林

唉呀,这里也有威严的双乳,葡萄,小麦和垂柳。

他们要在河滩上开采石头,他们热汗滚滚

能嗅到小麦烧焦的浓烈气味。身上

滴落芳香的琥珀。巨大的流星蝴蝶之夜。

虚弱又被充实的早晨。当他正要

起身时又被握在掌中,感受到被加了热

汤般愉悦。当他们一起俯视这热土?

有一阵他们觉得争夺太多,需要稻粱菽,麦黍稷。

然后,骄傲的群山再次回来,并形成肥沃的谷地。

现在,他知道它们的大小,形状,图景

和他曾通过的溪流,小径。

?


39. 赞美


雨天,一些花瓣离开树身

它们飘飘忽忽地下落

正面湿漉漉的

背面也是湿漉漉的

好女人,都是这样

那么湿,那么多水

那么多好女人

从男人身上落下来

丰娆,像一个花园



40. 当你走向我


当你走向我

然后走近,你身前的空气

也在向前推动

那绵软的热的空气挤压着我

我转过头

从虚空中看你的眼睛

你的唇,和你的手。我大胆地看

我还看到自己

安静,又轻微地移动着

我看到热的空气自我们之间滑出

从外面包裹着我们

我闭上眼睛

你叫我的名字

我转过头来向你轻轻地微笑



41. 不能停止的练习


躺着,如两扇门

光从窗外侵入,空间有柔软的明媚

我们的身体喃喃低语


这么多年,我们想要的,无非是

像一面墙板,严丝合缝

而木刺,在路上


不经意的,无休止的,带着

轻佻却是尖锐的爪子。练习如中蛊

探入,握住


寻找刺,挑开刺

木刺好像执念,难以抽离。身体的路径

滑过整个手掌上的感性


翻来覆去

眼瞳里的另一双眼睛

沿着木纹的原始气息,无限循环地逼近


进入。成为彼此的对方

隐形的他者。升腾而起的云端

或许到过,在某刻。木刺毫无踪影



42. 床


橙黄色台灯暖暖的

他的唇带着12月的冰寒进入

她颤栗着,凸起颗粒状小疙瘩

带着激喘

像河水遇到礁石


他的手指背着光,从容不迫

把山峰捏成馒头

轻轻咬一口

舌尖上的味蕾已经翻捡不出

第一次性幻想

从初哥到逢场作戏


他已不复石头的坚硬

任由软成春水的女人冲刷

夜深,灯光更暗了

女人的脸像涂了一层奶油

亮晶晶的眼

仿佛回到穿婚纱的时光



43.廊柱


马头山的廊柱,不是廊柱

是立起的圆柱

类似于立起的锄头柄

类似于你倒下时

面朝天空,阳具还能立正

山民说要死卵朝天

卵不是卵子,是你的命根儿

这个时候,你说

它是廊柱,是个好比方



44.一位压抑者的自白


周末的早晨

在工业区宿舍

一张吱吱响的铁架床上

一个人的阳具直挺挺的

指向屋顶

此刻

他还不想起身

哪怕有那么一点意外

他都会打开门

南方冬天温润的阳光就会照在

他半赤裸的身上





·END·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诗同仁

微信号 | zkshige

主编 | 仲诗文 ?

副主编 | 窗户 张远伦 张二棍 吴晓 ?江浩 江湖海 缪佩轩

编辑 ?| 张小美 幽幽雪 ?黍不语 ?一江 大雪 ?田铁流 霜白

邮箱:zongsiwen@qq.ocm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